当前位置: 主页 > 六合公式 > 内容

热门内容

沉沦“地下”主妇的

时间:2017-09-29 09:35  来源:未知  作者:admin

  红网长沙3月26日讯(潇湘晨报记者 龚柏威)曾经,在浏阳大瑶镇的家中,刘家莉(化名)“几乎每晚都会梦到连续9期不曾出现的双数”,然后从狂喜中笑醒,重回现实的中。

  如今,在浏阳所的木板床上,刘家莉“每晚都会女儿”,惊醒后紧紧抓着身上的被褥,泪流满面。

  3月20日,刘家莉选择了记者。她说,她知道被所是一件丑事,但她不回避,她想让更多人明白“地下吃人的一面”。

  一个人,是怎样在“地下”庄家开出的数字中翻滚、沉沦?一个家庭,又是如何被这些数字撞得分崩离析?刘家莉讲述了自己的故事。

  在这里(所)我每天晚上都会我的女儿,最后自己哭醒;在家里时,我每晚都会,每次都是笑醒来。所以说买码就是个,它能给你的只是梦,最后却又葬送你的梦。

  2003年,21岁的刘家莉经人介绍,与大她两岁的李谦(化名)相识,不久两人成婚,如今女儿已经8岁,儿子5岁。

  李谦和哥哥把房子建在一起,父母也都健在。在这个大家庭里,大家一互相帮衬。刘家莉回想起从前的日子,觉得“平淡而又幸福”。

  李谦是社区里的好老公,刘家莉当年正是看上了他的“实诚”。丈夫很少对她红脸,也没有不良嗜好。

  结婚之后,刘家莉总觉得家里“钱不够花”。大瑶是浏阳最富裕的乡镇之一,很多人靠花炮赚了大钱,而李家四口,唯一的收入来自李谦开摩的。

  两个孩子还小,刘家莉的工作就是照顾孩子、料理家务,她每天接送他们上、下学,她希望孩子们能把书念好。

  由于琐事缠身,刘家莉平常连“打麻将的时间都没有”。当然,她“本来也没什么兴趣”。后来,刘家莉的父亲听说女儿因“买码赌博被抓”,“都不敢相信”。

  在警方打击之前,大瑶买码风气甚浓,刘家莉有几个主妇朋友都先后加入,刘家莉觉得她们谈论的话题,“自己都插不上嘴”。去年6月份,刘家莉首次接触“买码”。

  “买码好像是一个稳赚不赔的生意。”刘家莉只有小学毕业,在娘家时卖过几年小菜,略懂怎样在风险下计算成本与收益。听朋友讨论几次后,她觉得自己可以一试。

  刚开始,刘家莉只是花上十几二十块钱“好玩一下”。小赢几次后,她发现如果全部买单数或者双数,能赢到更多的钱。渐渐地,刘家莉学会了看,和几个朋友商讨“单、双”规律。从此,刘家莉的日子开始在“单、双数”之间翻腾。这个以前从来“不记日子”的家庭主妇,也比自己正在上学的女儿更清楚“今天是星期几”,“因为心里老想着开码的双数星期”。

  李谦对妻子的行为知之甚少,但懂事的女儿却发现“妈妈似乎没有那么多心思”在他们身上了,很少再去接他们上下学,有时候连晚饭也懒得做。

  有一天放学接孩子回家的上,女儿突然认真地对刘家莉说:“妈妈,不要再去买码了。”刘家莉也很认真地告诉女儿:“妈妈也是在赚钱,这还不是为了你们能过上好日子吗?”

  半年之后,刘家莉已经成长为“一位职业码民”。此外,她还开始帮几个朋友给上线下单。也就是说,刘家莉又成了“写单人”——具备这个身份,她可以另有一笔收益,比如下线元,业内称为“电话费”。

  渐渐地,刘家莉在上线处积攒了一些“信用”,她可以先收下线的钱,开码之后再结算给上线。这个信用,在后来反倒成了刘家莉背上巨债的重要原因。

  2012年1月17日,快过年了。刘家莉想,“要好好博一把,春节时一家人也客气点”。

  当天清晨,刘家莉到街上买了一份,仔细研读了一个上午。下午,她又跑到一些资深码民家里,听听意见。这个时候,婆婆打来电线岁的儿子摔了一跤,满身是泥。刘家莉听完后,挂断电线个号码中全部的双数。她算了一下,自己可以“挣”到800元。她甚至想好了,要给老公买件夹克,儿女们添双新鞋。当晚开码,上线电话告诉她,单数。刘家莉觉得自己是运气差了点。夜里,她做了一个梦,开出了双数,她高兴得从梦中笑醒了。

  刘家莉打算“下期扳本”,又买又听“同行”分析,再研究。1月19日,刘家莉拿出家中仅剩的3000元,全部买了双数,这一次,她更加坚定自己的判断,还没到下午就下了单。

  为什么这次下单的钱是上次的3倍?刘家莉解释,这是一种赢钱的公式,倘若这次中了,她不但把上次的钱扳回,且还有1400元的赚头,之前,她就这么试过几次。

  晚上9点30分后,刘家莉得到信息:开出的仍是单数。刘家莉觉得“从头灌了一桶冷水”,她来到火桶旁边,想温暖一下自己。

  偏偏这时,开了一天加半个晚上摩的的李谦回家,随口叫她去给儿女洗脚。刘家莉“火冒三丈”,对着丈夫吼道:“你自己不会去啊!”李谦小声辩驳了几句,刘家莉“疯了一般”数落丈夫,夫妻近十年来,第一次吵得那么凶。

  当晚,刘家莉又开出了双数,她拿着“赚来的2400元”,得意地向丈夫炫耀。醒来后,她开始觉得自己“有点疯了”。

  “输了就想扳本,要扳本就必须下更大的注。”这个自认为“有点”的女人,还是急于赢钱,她觉得干脆放手一搏。刘家莉找3个朋友借了一万元,还是认准双数。

  1月21日,除夕前一天,刘家莉将“这个家庭全部押上”,一万元全部买双。开码结果令她:仍是单数。当天晚上,刘家莉傻了,“心里什么事也不想”。

  除夕这天,刘家莉清晨6点起床,去收下线买单的钱,又赔付部分中的码民。这一天,她什么事也没做,连团年饭也是婆婆准备的。年夜饭后,儿女们收到爷爷、奶奶、伯父、伯母给的压岁钱,一共1500元——这是刘家莉一家春节里所有能用的费用。

  吃完年夜饭,李谦对妻子说:“你以后能不买码了吗?我知道你输了很多钱。输了就输了,我们年轻还能赚回来。”刘家莉点头答应了,但前提是要赢回输掉的钱,之后两人再一起去打工。

  春节的几天,刘家莉一家出去走了几趟亲戚。每次出去,刘家莉最多吃顿饭就回来了,“没有什么心情,心里只想着买码”。

  1月26日,正月初四,新一年的“地下”首次开张。刘家莉开始将身家性命全部赌上,她把下线万全部押上,依然全部买双数。

  输掉这笔钱前,刘家莉像个刺猬,丈夫很随意的一句话,就可能刺激到她。输掉这笔钱后,她成了一个傻子,没有了脾气,丈夫喊她一声,她半晌也回不过神来。

  这个时候,刘家莉的码民朋友已经有人开始想撤退了,他们告诉她,在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,“地下”曾经连出11期单数。

  刘家莉也已经相信这是一个庄家操控、层层设套的,但她根本没办法停歇下来,她还想着一点点损失。

  如同一个气若游丝的病人,刘家莉每期还在用下线万双数,但她等的“”一直没有出现:一直到2月12日(正月间停了两期),连续9期,地下庄家开出了9个单数。

  当天晚上,刘家莉对丈夫说:“你好好带大孩子。”李谦以为她是开玩笑,冲她微微一笑。正是这个笑容软化了刘家莉的心,她不再忍心撒手离开自己的孩子。

  2月15日,长沙市开展打击“地下”专项行动,截至3月16日,浏阳市破获“地下”赌博案件32起,抓获“涉彩”违法员71人,刑事23人。

  刘家莉成为其中一人,2月17日,刘家莉被浏阳市所。在这里,她不再做开双数的“地下”之梦了。

  离开了家,每个晚上刘家莉“都会自己的女儿”,她从梦中哭醒,身下是冰凉的木板床,头顶是一块不足1平米的。

  刘家莉:好像中码的概率很高,其实是一个,我认识的那些人中可以说没有一个不亏钱。

  刘家莉:十多万吧。接触这个东西之前,我连麻将都打得少。它简直就是个,让你一步步陷进去,最开始,我也只是拿十几二十块钱搞得好玩。

  刘家莉:这个东西就是让你从好玩到到疯狂,最后完全崩溃……(哭)不但自己,连家庭也赌上。

  刘家莉:第4期(连续开出单数)后,我有些“朋友”就想退出来了,他们说以前曾经连续出过11期(单数),那个时候,我也怀疑了,但我们都已经出不来了,明知是,也要寄希望于这些庄家有点,让我们减少点损失。

  刘家莉:我老公说过,我也答应他了,我的女儿也跟我说过,可我就想扳本。说是想扳本,其实赢了,可能还是停不下来,会想赢再多的钱,没有这个贪念,根本就不会接触它。只有到了我这个份上,才会真正。

  刘家莉:在这里我每天晚上都会我的女儿,最后自己哭醒;在家里时,我每晚都会,每次都是笑醒来。所以说买码就是个,它能给你的只是梦,最后却又葬送你的梦。

  刘家莉:(苦笑)关在这里当然是很羞耻的事。我愿意面对镜头就是想告诉其他人,我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,买码害了我,更害了我的家人。千万不要再去碰它。

相关推荐